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treg | 5 May, 2011 | 一般 | (32 Reads)
王林是我高二時的同桌,也是我淡淡的Product design好友,高中時有時候我恨不得狠狠地捶她一頓,但是過後,​​又心裡疼的很。 王林對我不薄,好的像媽媽,無微不至。 有一段時間我真把她當媽媽看,我不哭不鬧不上吊,因為有人照顧我!
      後來王林不在我們學校讀音樂了,音樂這玩意兒就是砸錢,當然美術也是砸錢。 但是音樂不是一個砸就能解決的事兒,至少還得有點招牌膠傲骨的身材和甜美的聲音,王林兩者都不具備,只恨老天不長眼,善良的人總是沒什麼好報。 王林郁鬱寡歡的去了離市區偏遠的郊區讀技校了。 但媽媽般的王林沒有忘記PP,她真的像母親般對待自己的小孩子。 是的,我那時就是調皮的小孩子,總喜歡招惹那幫健壯的小伙子,然後還很樂意的與他們互相拼打,還一個勁的叫著“爽啊!打的真爽!”既活動了自己筋骨,也被別人好好的按摩了一番。 爽哉! 王林的眼裡卻不是如此看待! 王林心疼道:“我的乖乖啊!打的痛不痛啊?”我像個假小子:“舒服著呢!”她忙扶我到自己的寶座上。 “哎約媽呀,我的姑奶奶,您好好呆著不好嘛?硬是弄的遍體鱗傷才罷休!”當然這段是我幫王林配的音。 王林從來不敢大聲大氣對著我說話! (當時,我還霸氣的不得了,真以為王林是怕我呢!其實人家王林是大智若愚,懶得理我的!——這小尼子等著瞧!)
      就像很多在外受氣的公子哥,在靜謐處,我便兇巴巴的家居資訊部落衝著她大吼:“你管的著嗎?”某巫婆似地的惡女走來:“瞧瞧!瞧瞧!這一欺善怕惡的主!”“走開!小兩口子吵架管你什麼事。多管閒事!”心裡幽怨到。 此時,王林反應過來,也惡狠狠地看著那醜姑娘! 彷彿要吃了她似的。
      我得意的笑,摟著王林快活的走向學校豪華級的WC!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笑看人生太奇妙!
      話說王林去了技校,某一個週日下午還特意看PP,我在想當時科技如此不發達,經濟如此不景氣,沒有手機,沒有錢。 我們是怎麼聯繫上的呢? 有點忘了。 是寫信告訴我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某王某某在某某地方等蔣某某商談某件國家級的大事? 還是打的PP寢室固定電話? 還是心有靈犀,不點也通? 忘啦! 真的忘啦! 反正秋初的某天王林提著幾個青皮的橘子特意來看我呢! 那時我覺得特激動! 自從王林走了後,PP失去了媽媽般的溫暖,打架後,沒人安撫我軍氣勢,從此是一戰不如一戰。 只能掩淚而泣,以免影響軍心! 那個醜姑娘更是氣盛的不得了,一趁人不備,就來損一句! 時隔多年,我還記得! 
      王林是在大門外與我見的面,難道我是囚徒,還是她? 彷彿都是又都不是! 沒有王林的日子,天空少了一抹紅,只剩下濃郁的綠,快要高考那一年,那綠陡的變成憂鬱的綠,成天成天的下著不大不小的雨,氣人的很! 如果王林在,該多好! 至少她會為我把傘準備好! 可憐的小孩啊!
      作為禮尚往來的推崇者,我也回訪了她,好像是中秋節前後,還為她買了月餅! 我對她好像也不賴! 真希望自己是個男兒身,又幸慶自己是個女嬌娥。 我是個男​​生,肯定會害了好姑娘王林!
      青春是如此的香甜,而時間的軌道將我與王林拉入苦澀的邊緣!
      長大後,我與王林各奔了東西,少了聯繫,多了牽掛。 而年少時那份純真的情誼卻珍藏在我們內心的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