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ktreg | 13 February, 2014 | 一般 | (26 Reads)

不知覺中,淚水早已落下,原來又是一場夢。睜開雙眼,看到房間的一切,空虛的感覺再度襲身而來。夢裏我們手牽著手,一起訴說,可夢醒的最後,掩不住離開的分手,是無盡的失落,任憑眼淚滴落在心頭。

在沒有你的日子裏,沒人知道我的傷和痛,無人瞭解的傷痛,無人瞭解的寂寞,孤單的我伴隨著疲憊,等待。

我的回憶很多,像沉重的包袱壓在心裏,有時讓我真的喘不過氣來,想丟卻丟不掉,或許是我不想丟掉它,因為當我無聊時,可以用它使我盡情的哭,讓我的心永遠的痛,聽夜寂入夢連綿不斷,孤枕難眠纏繞著難以斷絕的思念,無可奈何又不知所錯,迷茫的心連同深夜隨風飄零, 失魂落魄般墜落。

時間老人的字典裏少了一個字叫做“悔”,不容質疑,蹉跎了歲月,沒有如果,更不可能從頭來過!緣分沒有更多的永遠,一生一世的諾言,散在風裏,流下一串串幸福的回憶。

那一刻、有我墜落輕碎的眼淚,一場虛而言不由衷的痛,還要繼續扮演;我踐踏著飄過的年華,在路途中,我獨碎於無奈。假如盡頭換來的只是一場伏筆的寂寞,那麼我希望盡頭是明天。

我倦了、溫馨的旋律在沉默中奪淚而出,那些憂傷,塵痛在荒涼的記憶中永不掩埋;微風掠過,掠過我那零碎的淚痕;我累了、在一場傷感的情懷中,我深情的去扮演我該做的角色,那麼銘刻,那麼滄桑。

灰色徒步,似漂流浪,聚散重逢、也只不過是悲情的多愁善感,僅此而已。我始終看不到遠方的華麗,而淒美的塵光掠過我的人生,清寒不變的音符,飛揚於世間的寂寞,我追隨著,追隨著那種迷情,在午夜獨思飄憶。若愛亦太冷,若悲已凝固,只是曾經已註定。

留不住風華的腳步,清閒的生活,也許是世間的殘酷,歲月如歌,紅塵易老,換來是往日的追隨。當痛的記憶被日記殘存的那一刻,我的思緒不知有多少,何時是寂寞的終點,也許在黑暗中停留太久,陽光始終成為我的奢望。

漸漸的... 喜歡一個人站在窗口,吹著風,看天邊的你;喜歡一個人走過曾經屬於我們的街,品味那撕心的痛,低下頭數著自己的腳步,走在沒有方向的路上,這個時候,竟找不到一點生的意義。

從陌生到熟悉,從起點到終點,終點又回到起點。生命在起伏中不斷的輪回。假若生命能再如那花開四季,我渴望著,渴望著生命的輪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