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ktreg | 5 November, 2010 | 一般 | (59 Reads)
現在人長大了,終於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只是在連綿向前的生命裡,卻不知不覺地忘記了許許多多的風花雪月。 終於在多少個含笑的回眸後,也漸漸拋離了曾經極為追求的天荒地老。
  
我們都是走在一條不尋常的路,誰會想到曾經每一腳踏過的地方,會有多少個感人故事,多少番至情話語,天荒地老又延續了多少個如童話般的美綸美奐,只是這一切帶有的夢幻色彩卻顯得那麼的不真實,想來應該是因為時間的太久遠。
  
天荒地老是太久遠了,久遠得有點不實在。
  
現在,我只想講講兩個老人,講講兩個老人至少比天荒地老實在的事。
  
說起來,我已經有三年多沒有去過外公外婆家了,平時偶爾聽到家人說老人家怎麼怎麼暈倒了,又怎麼怎麼舊病復發了等等之言,總會搞得自己心裡七上八下的,畢竟對於兩老的感情還是挺深的,我可沒有忘記兒時在那里呆過的一段段時光,而兩個老人對我的好我也一直記在心裡。
  
再見兩老時,被外婆很高興地拉進屋子裡坐後,聽到老人叨叨的是有關於說我長大了之類的話,以致於有說不出的感動和無語。 整個輩子都辛苦在那片田地的兩老,真的老了。 那頭上的白髮,那斑布的皺紋,那半瞇著的眼睛,無不說明兩老歷經滄桑一起走過的歲月。 這些年來兩老是辛苦的,所有的人都出門在外,只有這兩個老人守著大大的房子,一邊廝守,一邊依靠,日子過得併不怎麼樣。 看著他們的生活,看著他們那日漸稀少的笑容,總感覺心裡酸酸的。 如果這個時候再有哪個人說天荒地老的話,我想我一定會一腳把他給踹了。 只有日益蒼老的容顏,沒有太多的天荒地老。
  
在太多的愛情劇情裡面,天荒地老的頻繁出現終於開始令我感到厭惡,相反對於那平淡的相守到老卻感到一陣溫馨。 這使我又想到那兩個老人,兩個可以相守到老的老人,我在心裡由衷的默默為他們祝福。 當有些東西逾越物質的時候,就沒有天荒地老好說,短暫的也未必不好。
其實,很多東西都在遠去,感情、記憶也不例外,如果真有天荒地老的話,我想那時應該是世界末日,什麼都沒有存在了。
  
別說我總是狡辯,我很清楚自己,我知道我平時所作的任何誇誇奇談,任何保證以及安心,無非都是為了安慰自己罷了。 我也想過沉迷在天荒地老中,只是當一切都過去時,回頭想想,也並無甚麼,很多人和事,在不經意間就這樣忘記了。
  
我的生活很平靜,甚至平靜得沒有一點波瀾。 我這些年來堅持了很多東西,我自己也為自己的堅持而高興。 有些東西一旦堅持了,也就成為一種習慣而堅持了。 這是很實在的事情,不會像那些沒譜的事,好比如天長地久。
  
我並無甚麼,只不過是用自己的一顆很脆弱的,可以敲打得出聲的心去堅持所去堅持,忘記所忘記的。 說白了一點,我只是在輪迴日子,盡量不讓日子空虛。
  
瞧,我就是這樣過日子的,但有時候也和大家一樣,都是雙手緊抓著時光,容不得有半點的稍縱即逝。 我們就是這樣過的,而時光卻也這樣走了,它要以比我們快無數倍的速度奔向它渺茫的最終點-天荒地老。
  
我開始有點喜歡下雨天了,特別是晚上下雨的時候,整個外面都是叮咚叮咚的響聲,一個人在床上靜靜地聽著雨點打落在地上的聲音,聽著雨點打落在樹葉上的聲音,聽著雨點打落在屋簷上的聲音,竟然會覺得無比的安謐和溫馨,然後再帶著淡淡的微笑不知不覺地沉睡。 這是件多好的事情,雖然短暫但卻很美好。
  
路過櫥窗的時候,可以看到裡面的我一天天成熟,並且以極快的速度老去,但我並不驚慌。 一個時期,一個面貌。 然後再一種生活,一種歷經滄桑的開始。 只是這種滄海桑田的變化,又怎麼可以把人載向天荒地老?
  
可是不管怎樣,日子總要繼續過下去。
  
一聲問候,可以帶起無言的驚喜,一個眼神,也可以翻騰整個平靜的心,生活就是生活,只有不長不短的一生,雖然不長久,但可以曾經擁有過。

電話繩|網路排名問題疑解|網頁製作的態度

日子依然如此,還是以快得讓人來不及眨眼的速度,帶著所有有關記憶中沉澱的東西,匆匆遠去。 而我,也依然口瞪目呆地在某段時間段裡,想起某些人某些事,以及曾經的自己。

  
時間的盡頭是天荒地老,而我的盡頭則是我變老,如果這個世界真的存在有永恆,那麼我不需要永生,只求在我年老的時候,可以駐足回望隨記憶風乾的時光。

Interest Rate|貸款|商務中心|